裘援平丨以史为鉴,不惑前行

2019年11月08日 01:00:23 | 来源:华智研究院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近两年来,中美关系持续恶化,让我们感到一阵阵的寒冷。而伯杰夫人此时仍在北大设立奖学金,鼓励两国青年学子为增进中美关系笃学钻研,古铁雷斯部长等各位美国朋友,还在关心和支持中美人文交流,这为两国关系的冬天带来一股暖流,让我们看到理性、良知和友情的存在,也让我们对中美关系的未来仍抱有希望。

  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本该进入“不惑之年”的中美关系,却经历着疾风暴雨的考验;本该是抚今追昔、筹划未来的时刻,我们却在为中美关系向何处去焦虑不安。短短两年时间里,对世界、对彼此都是最重要的这对大国关系,不仅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而且问题还在持续恶化。特别是中美贸易战引发全球忧虑,中美之间科技教育等正常的人文交流受阻,少数美国人视中国为敌、恶意“脱钩”等举动,使中美关系跌到一个历史关口,一头通向交恶与对抗的“新冷战”,一头通往竞争与合作的新路径。如何破解“修昔底德陷阱论”带来的“心魔”,推动中美关系重返竞争与合作平衡发展的轨道,既取决于两国政府的战略选择,也需要双方有识之士拿出智慧来。其实,在中美关系这40年发展中,可以得到一些重要的启示和部分的答案,历史是现实最好的老师。

  中美自实现关系正常化起,双方就清楚地知道,彼此的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阶段、价值理念有巨大差异,是应对共同威胁和挑战、实现和平繁荣发展的利益需求,把两国联系在一起。包容差异、寻求合作是中美关系的初心。中美建交后30多年间,两国各自国内国际环境几经变迁,中美之间也经历过风雨和坎坷、摩擦和冲突,但美国两党六任总统都坚持接触与合作主导的对华政策,中国几任领导核心也都坚定维护和发展中美关系,推动两国从隔绝对峙到对话合作,从发展各领域友好关系到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形成合作共赢的依存关系,双方都从中获得了巨大收益,其结果不仅改变了两国,也改变了世界。中美贸易战打了一年多,进出口商品被翻了个底朝天。但是好好盘点双方的损益情况,问问两国企业家和民众的实际感受,就能看出中美依存关系的深厚程度,维护这种关系的极端重要性,以及想要“脱钩”和隔绝是多么的荒唐和困难。

  中美之间的巨大差异性,当然也会导致磕磕碰碰,两国政治、军事、安全和经济等领域的矛盾和摩擦时有发生,有时还很激烈,甚至经历过多次安全危机。1996年台海危机,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等等,每次双方都能及时而克制地妥善处置,在高层互动中逢凶化吉,避免中美关系大局受到破坏。通过拓宽沟通协商渠道,健全危机管控机制,重申基本政策原则等,中美关系的韧劲和弹性不断增强。历史表明,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健全并用好化解分歧、管控冲突的机制,有利于保持两大国关系的基本稳定。

  进入21世纪后,随着国际体系转型和中国国力增强,中美关系更加复杂敏感,双方战略互疑逐步加深。两国领导人审时度势,于2005年开启战略对话。在元首会晤引领下,两国对话磋商机制从战略对话、战略与经济对话,发展到战略、经济和人文三位一体,再到外交安全、全面经济、执法及网络安全、社会和人文四位一体,形成覆盖各领域的100多个中美间对话磋商合作机制。我有幸参与了几轮中美战略对话,贯穿始终的主题是,正确认识世界的变化、中国的崛起、两国的战略意图和中美的合作前景,在两国关系定位上谋求共识,最大限度地减少误解误判。在增信释疑的基础上,双方通过事务性磋商,推动扩大两国各领域合作,包括应对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气候变化、金融危机等全球性挑战,共同开创了全球治理的新阶段。实践证明,元首会晤引领下的中美高级别战略对话和磋商合作机制,是不可或缺而又高效的,如果这个机制能够不间断地延续下来,完全能够在两国战略转型的新时期发挥解疑释惑、管控争端、实现再平衡的作用,从而避免中美关系出现大的颠簸和逆转。

  是什么促使两国历任领导人坚持稳定中美关系,又是什么支撑中美关系这么多年的发展?我看是双方的共同利益,是遇到的共同威胁,是面对的共同问题,是形成的共同关切,是对国际体系的共同依赖,是对核时代大国战争与全面对抗一损俱损的共同认知。因此,尽管在不同时期两国的利益需求和力量对比会有变化,但两国总能适应新形势、新变化,不断寻找关系的新支点、拓展合作的新领域、挖掘潜在的新空间、管控矛盾和摩擦,使中美之间的利益纽带越来越粗、关系基础越来越深、管控机制越来越实,为中美关系持续健康发展源源不断地注入新动力。如果没有这些全局性和长远性考虑,国家在集团利益、局部利益和眼前利益的驱使下,用极限施压的方式,以贸易战、军事视角、情治手段来处理双边关系,就必然会偏离正确的发展方向,最终也违背各自国家的整体利益和根本利益。

  纵观40年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变化,对世界、对本国、对彼此的认知、判断和战略选择,对中美关系的走向起着关键作用;中美关系近年来发生逆转和急速恶化,部分原因也在于此。在当今世界深刻变化、美国期望“再度伟大”、中国想要民族复兴、两国战略都在调整的重要时期,更需要客观理性地研判形势、认清彼此、慎重决策,调适好国家战略和大国关系;更忌讳在国家层面出现战略误解误判误断;更期待加强战略对话、智库合作和人文交流,减缓焦躁期非理性、情绪化的冲击,避免对中美关系造成难以修复的“致命伤”。中美关系政治、经贸、安全、人文四大支柱缺一不可,人文交流在战略迷茫期更显重要。人文交流中最核心的是战略和政策层面的深度沟通和共同探讨,形成客观理性的基本共识,为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提供清晰可见的思想引领,从源头上引导相关决策和社会舆论。

  近些年来我越来越感觉到,全球化时代的国际关系更加复杂,无论全球治理还是国家间特别是大国关系,都需要更高水平的专业指导和富有经验的专业操作,否则就会出现否定历史、不讲章法的混乱局面。拿中美关系为例,国际关系有别于阶级关系,全球化时代不同于冷战时期,中美关系具有多重复杂性:经济上既竞争又依存,科技上既封堵又需要,外交上既斗争又合作,安全上既戒备又防战,文化上既排斥又交流。特别是相互依存、利益交融的纽带捆绑,使两国关系呈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多维形态。不能用冷战时期两极对抗方式,不能用军事安全战略套路主导,不能出现问题和竞争矛盾就以敌我关系定性,作出对抗性的单一战略选择,更不能陷入零和博弈的思维定式。而要回归为避免战争而存在的外交,按照国际关系基本原则,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对象具体定性,经贸、政治、军事、安全哪个领域出现问题,就按哪个领域的规律和规则寻求解决,不要动辄政治化,更不能打乱仗。

  为此,需要更多有国际关系相关教育背景的、有跨国界跨文化交流能力的、有人文情怀和世界眼光的专业人士,加入到国际交流交往的行列中来。北京大学是蜚声中外的世界一流大学,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培养了大批国际关系研究者和实践者,其中一些成为中国的“美国通”和美国的“中国通”,活跃在中美交流合作的各个领域,为增进中美两国人民的彼此了解发挥了积极作用。伯杰夫人和美中教育基金会在北大设立这个奖学金,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相信他们不会辜负各位的期望,一定会培养出中美友好关系发展所需要的优秀人才。

  前一段,美国政商学界有识之士的“百人信”,发出“不与中国为敌”的声音。我们也始终认为,中美只能为友、不能为敌。这是两国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所在,是世界和平与发展事业所系。面对世界和两国的新变化,不要焦躁,回归理性,相信智慧,携手合作,力争使中美关系重返正常轨道。双方能实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最好,不然就建立起协调、合作、稳定的中美关系,最起码要做到保持顺畅的交流对话,让两国思想界共同探讨全球化时代两大国关系的新框架。在座的有很多青年朋友,希望我们今天的努力能够为他们创造中美关系美好的未来。让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为增进中美之间的理解和两国人民的友谊贡献智慧和力量。

  (作者为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原主任,南京大学华智全球治理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名誉主任,本文为该作者于2019年10月18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北京大学“伯杰纪念奖学金”启动仪式上的演讲。)

  

  • layer 置顶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