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教师之窗】遇见最美的时光

2019年12月05日 22:19:41 | 来源:省侨办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印尼茉莉芬茉华三语国民学校    于利利

  日子像水母一样平滑游动,表面波澜不兴。在印尼茉莉芬茉华三语国民学校支教已经三个月了,渐渐地喜欢上这一座热情的城市。

  课堂初体验

  8月27日,早上8点到达八年级教室,孩子们就陆陆续续地进来了。8点10分上课的时间到了,没有上课铃。目测了下班级17个孩子都到齐了,热情地和他们打着招呼,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写下我的名字“于利利”,以及名字的拼音“YuLili”,听完我的介绍学生大声地说着“于老师好!”为了对他们有进一步了解,于是让孩子们进行了自我介绍,顺便了解他们的中文水平。17个孩子用浓浓的“印尼味普通话”介绍着自己,只有6个孩子可以写出自己的中文名字,其他同学只能写出名字中简单的那个字,其余的字都用没有声调的拼音代替。这样的开场白,让班级的气氛活跃了不少。

  接着开始了我的茉莉芬首秀,今天的教学内容是《汉语8》第14课《被偷走的马》,可能是学生没有预习,连课文题目的意思也不能理解。于是借助图片,英语,中文,肢体语言让他们明白“偷走”和“马”这两个词汇。用身边的教具——门,做了些动作,试着让他们了解“被字句”和“把字句”,孩子们看着教室的门不停地打开、关上,老师嘴里一直念叨着“我把门打开”,“门被我打开”这两个句子,但他们仍带着疑惑的表情,我知道这样直观的解释对于他们理解这两个句式还是有困难的。这时想到了两个句式“S+被+S……”,“S+把+S……”,把它写到黑板上,再接着用着万能的肢体语言拿起学生身边的文具,橡皮擦、笔、书本,反复做动作、说句子。看着他们渐渐舒展的神情,我知道这“被”字句和“把”字句总算攻下了。

  都说“万事开头难”,既然这个开头已经攻下,我想那些生词的讲解对于我来说也不会太难。就给了孩子们5分钟时间,让他们自己读生字。指令虽然下达了,但是部分学生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人生、或与同学聊着天、或画着动漫。5分钟很快过去了,让他们试着读这20个生词,借助拼音虽然能读出来,但是发音大部分不准确。磨刀不误砍柴工,为了让他们读的标准些,先从基本的声调开始“妈、麻、马、骂”,在我多次领读下,孩子们发音还不错。可是当读到课文中生词的时候,还是会变调。情急中想了个办法,把同一声调的归类,这样20个生词在声调分类之后再读,孩子们读的很标准,听起来也很舒服。

  在20个生词中,有6个动词,分别是“碰,倒,摔,捂,挪,抓”,这是本节课的重点,为了让孩子们能理解,再次借助了肢体语言的便利。于是我碰门、碰椅子,碰黑板;水瓶倒,笔袋倒,椅子倒;摔书,摔笔,摔黑板擦;捂眼睛,捂嘴巴,捂耳朵;挪椅子,挪书包,挪桌子;抓一把笔,抓头发,抓衣服…除了肢体动作中间还夹杂着简单的英语词汇,看着学生从吃惊的表情到明了的神态,这20个词汇,表演了40分钟,真是让我元气大伤。

  这时,突然有位学生的玻璃杯子摔倒了,学生第一反应是把碎玻璃捡起来,但被我阻止了,小小的插曲是个多么好的教学场景呀!刚刚学习的生词,“玻璃、摔、碎、突然”都出现了,立马让学生用学习的生词将这个场景表述出来。连贯的语段他们是说不出来的,但是一个一个句子没什么问题,只是不标准的发音,让我在理解上增加了难度。“杯子倒了。”“杯子摔碎了。”“突然倒了。”“玻璃摔了。”“突然碎了。”“我的倒了。”……在学生的一番表述后,我带领着他们把刚刚说出来的句子,整理下写在黑板上,看到黑板上的一段文字时,学生显得很开心,刚刚学习的知识能够运用到实践中,张嘴就能说中文并且能看懂汉字,这种成功感让他们对中文的学习充满了信心。

  茉莉芬首秀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沟通上的障碍,教学模式的不同,使得教学的有效性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学生的交际能力没有得到很好的培养,无法实现教学相长。

  我知道,在印尼茉莉芬茉华三语国民学校,我的教学之路才开始。

  

  烦恼的作业

  八年级17个孩子竟然有8个人家庭作业没写,询问他们没写作业的原因,他们有的说作业放在家里,有的说不知道作业是什么?可是上节课明明把作业清清楚楚地写在黑板上,并且用英语说了一遍作业要求,还请学生用印尼语说了一遍。面对这个问题,隔壁办公室的资深教师提醒我,让他们站在门口写,可是没写作业的8个孩子坐在地上聊的很开心。无奈,我只能站在门口,一边督促着里面的学生读书,一边眼观着外面的孩子写作业。许是孩子们感觉到了我的不愉快,有的很快地写完了,只见一个学生,将正确的字擦了又写,写了又擦,看着身边越来越少的同学,他倒显得不急不躁,是高要求自己还是在这儿耗时间呢?

  六年级15个孩子又有6个人家庭作业没写,没写作业的原因和八年级是一样一样的,看来全世界不写作业的孩子借口都一样。在班主任的帮助之下,6个学生在隔壁教室写作业,虽然教室里有班主任坐阵,但隔壁班级的吵闹声却越来越大,原来班主任把他们压在教室后就出去了。我站在隔壁教室门口,学生是安静下来了,可是刚转身离开孩子们就用印尼语交流起来,听着这欢快的语调、再过去看着他们眉笑眼开的样子,肯定不是关于写作业这件事儿。

  相比较而言,九年级的孩子在写作业这方面就让人省心多了,虽然在写拼音声调这一块儿有些的错误但是能按时交给我。

  不按时写作业这个现象如果发生在国内,我相信在老师的友情提示下,学生早已羞得面红耳赤。可是在异国他乡语言的障碍,让我只能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冷静,要换位思考,要适应。

  为了解决这一群调皮的孩子写作业的难题,我主动地向其他老师请教,他们说你要先学习一些印尼语,这样孩子们就能听懂你的指令,还可以用一些奖励的方法,调动孩子写作业的积极性。是呀,师生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呀!于是在课堂上,主动地请孩子做我的老师,首先学会了“satu(1)、dua(2)、tiga(3)”,看着他们教得那么认真、热情那么高涨,看来这一步棋走对了。说到奖励,我想到了在国内带来的小贴纸,在贴纸的魔力作用下,六年级的孩子作业完成的情况越来越好,在课堂上当孩子看到漂亮贴纸时,课堂纪律就会好很多,少了一些随意走动的学生,多了一些上课听讲的学生。

  八年级的孩子喜欢玩“words  missing”的游戏,一篇课文20个生词,以小组为单位进行比赛,并在每节课结束时给小组间课堂表现排个名次,讲明理由,用贴纸作为奖励。让孩子们在寓教于乐中快乐地学习汉语,看着孩子们的手臂上、脸上贴满了漂亮的贴纸,虽然课堂纪律乱了一点,但是学生会读会写并记得这20个生词,班级17个孩子都能参与这个游戏,这样的结果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需要汲取智者积淀下来的财富,必须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

  



别样的中秋

  “老师,这是给你们的月饼,祝你们中秋节快乐!”

  刚刚监考完期中考试,回到办公室就收到了学校的祝福。今天是中秋节,国内的孩子还在享受团圆的幸福,这里的初中孩子在迎接着考试。

  当走进考场时,看到初中三个年级的孩子混着坐,觉得很诧异。更奇怪的是,他们考试的学科都不一样。九年级3位同学考物理,八年级6位同学考科学,七年级5位同学考地理。一个考场3个年级14位同学,唯一相同的是考试时间都是两个小时,从七点半到九点半。或许是试卷很简单,有的同学不到半个小时就写完了;或许是试卷很难,有的同学在用印尼语远程交流着;或许考试的时间太过漫长,有的同学已经和周公约会了。总之,煎熬的两个小时结束了,看着孩子们如释重负的神情。我渐渐明白,为什么印尼考试需要三个星期来进行,学校要给孩子们足够时间来休息、调整,相比较国内的考试频率和强度,这里的孩子们还是很幸福的。

  下午四点半,“茉莉芬中国餐馆”营业了。为了庆祝在印尼度过的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我们准备了蒜蓉龙利鱼,干煸四季豆,卤鸡爪,西红柿炒鸡蛋,猪蹄萝卜汤,凉拌金针菇,还有我们的主角豆沙馅的月饼。听着《但愿人长久》,吃着中国味儿的美食,想家是必然的。

  饭后徒步15分钟,去了华人的庙堂。第一眼看到庙堂让我很震惊,香雾缭绕,映入眼帘的是门口的两个狮子,再一抬头看到每一根柱子上面都雕刻着立体的龙,还有一些人物雕塑。庙里面虔诚的华人,手持一把香,正在低头默念。上香之事,虽从各种影视传媒耳闻目睹过,却知之甚少。在无神论的教育中,对宗教更是一无所知,让我对寺庙、教堂望而却步,这不失是种遗憾。

  因为无人做讲解,神圣的庙宇此刻变成我心中的小公园。目光所至,看到羊肠小道边,沐浴在月光下硕果累累的芒果树,柔美的鸡蛋花,琉璃彩瓦的小凉亭,齐天大圣的立体壁画,造型别致的小池塘,一些鱼儿和乌龟在里面自由嬉戏。坐在凉亭里,吹着小风,倾听着余音绕梁的念经声。偶遇茉莉芬的朋友,被邀请到楼上参加华人举办的中秋活动。爬至三楼,看到近百人坐在一起,有的阿姨在准备月饼,有的叔叔在唱歌,有的阿姨和叔叔在伴舞,很是热闹。听着有年代感的中文歌,看着他们配合默契的舞姿。我相信这么多年,祖国一直在他们心中。

  叔叔们和我们交谈着,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印尼1000多所华文学校被迫关闭,在此后的30多年里都没有华校,“我们丢失了两代人的华文教育”。这是众多华校创办者的叹息,不禁让我想到了挂在办公室里“任重道远”这四个字。   

   是啊,我们作为海外华文教育事业的传播者,我们身负重任!

  孩子们很棒

  星期二就提前告诉八年级的孩子,星期五听写11个生词,所以一到班级看到孩子们在认真地看书,我心里很开心。虽然上课的时间到了,但又给了他们5分钟的准备时间。开始听写了,我在黑板上写下拼音,孩子们在本子上写汉字,有的小孩问“老师,100分有奖励吗?”“有,饼干。”“哇哦~”学生们听到有奖品显得更为激动。有个女孩子每写完一个生词就迫不及待的拿给我,焦急地询问我正确与否;有个内向的男孩子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只是把本子故意放在桌子的边上,放在我的视力范围之内;有的小孩会偷偷地和同桌互相检查。看着他们对这次默写这么用心,我的大拇指不停地竖起来并大声地夸奖他们“Bagus,Bagus,Bagus”、“很厉害,你很棒!”

  在批改孩子们默写的时候,发现孩子们进步的非常快。17个孩子,10个满分100分(一个生词10分),1个90分(写错了一个字),还有几个调皮的男孩子,80分、40分、30分,主要是多一笔或是少了一笔,或是一个生词只会写其中一个字,与他们前几次默写的情况比较,孩子们不仅在分值上有了量的变化,在内容上也有了质的提升。尽管还不是很优秀,但是努力了、进步了。

  接下来的时间是口语课,开始教他们汉语会话。书本上的口语句子,孩子们都能自己读出来“你好。你好吗?很好。我也很好。”于是我趁机拓展,开始了师生对话,“你好吗?”我问孩子们,他们反应很快,立马回答“我很好。”可是让他们进行互问的时候,他们就没反应了,我知道他们是没听明白我这个指令的意思。这时,我指着自己“ask me你……”,学生点着头说“你好吗?”“Bilang 老师,你……”在小小的提示下,全班孩子大声地说“老师,你好吗?”,我高兴地回答“老师很好,你们好吗?”“我们也很好。”

  这时我发现坐在角落的一个孩子,又走神了,于是用手势指挥着全班的学生“Bilang 陈攸胜,你好吗?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孩子,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吓得眼睛睁那么大,一脸的惊慌,同学打开热线电话,小声地说着“我很好”,他复读机一般地重复“我很好”。经过这样友情地提示,陈同学清醒了,整理衣衫、调整坐姿,打开了课堂模式。

  “爸爸,好吗?”听到我的问题,有的小孩反应非常快,立马回答“爸爸很好。”有的小孩还不太清楚我的问题,一脸的茫然。“妈妈,好吗?”我慢慢地说出来,这时听到的声音就比刚才大很多了,孩子兴奋地说着“妈妈很好。”再来一个“姐姐,好吗?”“姐姐很好。”这时一个小孩可爱的说着“老师,我没有姐姐。”班级里其他孩子笑的更开心了。

  孩子们进步很大,我由衷地感到欣慰、满足。

  从国内的高中教学到国外的小学、初中的教学,我正在积极地适应中。在茉莉芬的三个月,习惯了这慢节奏的生活,迷恋热带水果的甜蜜,喜欢色彩艳丽的建筑。

  常常在想,如果再有机会选择我还会出国支教吗?

  很多朋友在听闻我要出国支教时,第一反应问的是“那女儿怎么办?”是啊,女儿怎么办呢?可是我知道,现在出来支教没有陪在女儿身边,我会后悔一年,可是如果不出来走一走,看一看,我会后悔一辈子。看着身边的老同志,就知道自己日后的生活。所以不想在有限的年华中,将生活过得“风平浪静”。

  趁青春未老,趁还有激情,活出一些别样的精彩!

  • layer 置顶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