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教师之窗】一路向北

2019年12月13日 15:56:16 | 来源:省侨办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泰国披集府竹板杏县华侨学校江苏外派教师    陈均余

 

结束了曼谷的旅行,我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车上好拥挤啊!车厢里人挨人,人挤人,不要说座位,就是站的地方都难找!最后,我被挤到两节车厢交界的地方。在中国,这个地方应该是不允许旅客停留的,泰国的火车都是内燃机,都是老式车厢,旅客呆在这里,既不安全,也影响乘务人员来回走动。但是没办法,即使这个位置,也挤了五六个人,想转个身都比较困难。

天太热了!虽然泰国已经进入凉季,但室外的气温依然达到三十四五度。车厢里由于人口密度太高,热气里充斥着难闻的汗腥味,再加上旅客的吵杂声,小贩的叫卖声,真的让人感到很难受!

从曼谷到清迈的铁路,是泰国南北交通的大动脉,也是泰国最早修建的铁路。按理说,这条铁路干线应该是很现代化的。可是事实上,这条铁路仍然是单线铁路。列车在运营时,经常要走走停停,给对面驶来的列车让路。我很纳闷:客流量这么大的铁路,泰国为什么不修成复线呢?

列车每经过一个小站,都要停车上客。本来就拥挤不堪的车厢更显得拥挤了。刚从起点站出发不久,几乎没有下车的。尽管这样,旅客上车的速度依然很慢,因为车厢里似乎挤进一个人都很难。

到了廊曼,拥挤的情况有了一丝缓解,车上下去了一批乘客。廊曼有一个国际机场,部分旅客乘车到这里办理登机手续。虽然走了一批旅客,但列车的走道上依然站满了人。

这时,我透过两节车厢的缝隙,看到路东边新铺了一条铁路,几十名铁路工人正在忙着铺铁轨。我想,该不会真的要修复线铁路了吧?

列车继续一路向北行驶,到了大城府,车厢里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走道里已经看不到站着的乘客,甚至有的座位都空了出来。大城府曾经是泰国的首都,历史上也曾盛极一时。后来缅甸入侵,攻破了大城府,大城王朝灭亡。华裔郑昭兴兵复国,就把首都迁到了曼谷。大城府最辉煌的时代虽然已经结束,但仍旧留下了很多珍贵的历史遗迹。所以大城现在依然是一个著名的旅游城市。原来下车的乘客,大多数是慕名而来的游人。

我终于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惬意地观赏着窗外的景色。这时我发现路边建了许多桥墩,有的桥墩上已经放置了大梁。这是建高铁的节奏啊!泰国要建高铁了?但我看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像。我的家乡有两条高铁经过,动车都是在高架桥上行驶的。可是我看到的情形却是桥墩有高有低,有时桥墩消失了。就是说泰国这条铁路建成后,列车有时在高架桥上飞奔,有时又在地面上行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了解决心中的疑团。我用手机上网,查找泰国高铁的有关信息。

原来,我看到的,是中泰铁路的一部分。2012年,时任泰国总理的英拉访问中国,乘坐京津高铁后,她提出了引进中国高铁技术的想法。然而到2014年,泰国政坛发生“地震”,英拉下台,巴育接任总理,中泰铁路项目一度搁浅。后来两国领导人持续接触,在设计方案以及技术资金等方面也产生过分歧,直到2017年12月21日,中泰铁路一期工程才举行开工仪式。建成后,这条铁路将是泰国第一条标准轨高速铁路,设计最高时速250公里。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在云南的昆明买票,登上国际列车,经过老挝,到达泰国以及更远的马来西亚等国家。我猜测,新修的铁路之所以时而建高架桥,时而走平地,这正是泰国政局的体现:泰国政府的官员有人赞同修建高速铁路,也有人认为建高铁费用太高,因此持反对态度。谁当政掌权,就按照自己的观点修建铁路。这就造成新修的铁路高低起伏。真是“好事多磨”啊!好在中泰两国最终敲定了设计方案,但愿今后不要再出现什么波折。

列车继续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奔驰。大块棉絮一样的白云漂浮在半空中。大雁排着“人”字形的雁阵向北方飞去。望着开阔的原野,我的心情一如这高远的天空,澄澈敞亮。过了北榄坡府,虽然原野上也出现了连绵的群山,但离铁路颇远,丝毫没有挡住我的视线,更没有影响我的心情。到了考辽县境内,在一片上百亩沼泽地上,我竟然看见密密麻麻的太阳能电池板,原来泰国也在利用光伏技术进行发电。看来泰国在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同时,也在引进国际上一些先进的技术,大力发展交通运输事业,也在积极开展对新能源的开发利用。

列车驶过曼汶纳县,下一站就是我的目的地达潘欣县了。可是我仍然把目光投向北方,我希望早日看到中泰铁路继续向北延伸,憧憬着有一天能看到中国的复兴号、和谐号动车穿过老挝,开到泰国,行驶到东南亚的各个国家。我相信,随着这条铁路的建成,中华文明的光辉将照亮中南半岛的更多地方。

“咣当,咣当┄┄”,列车发出的声响,在我的心里都变成了“向北,向北┄┄”。因为,我的祖国在北方,我的亲人在北方。北方是我的根,是我的灵魂栖息地,是我最思念的地方

  • layer 置顶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