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教师之窗】演绎多重角色 诠释大写外派

2019年12月26日 10:40:06 | 来源:省华教中心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印尼泗水开明三语学校外派教师  张凤梅


     时光不老,岁月依旧!

掐指一算,从踏上印度尼西亚这片古老的土地至今,时间已经悄然晃过了两个寒暑。回眸七百多个异国他乡的日子,心头不禁感慨万千!

历经二十多个春秋三尺讲台的磨练,自以为资历还算丰富、已经对国内的初中和小学语文教学驾轻就熟的我,却在两年多的外派支教工作中,重新自我认知。




初到这里,我的思想和我整个人都是懵圈的。学校是新办的,规模条件均极有限,与国内学校的秩序井然、按部就班比起来,一切都是百废待兴。

从教学环境到课堂授课皆与国内大相径庭。学生们没有教材,最初班级连张课程表都没有,学科的教学内容都是随时确立的。所以,我们中文教师更需要灵活机动,学会随机应变才能做好自己眼前的工作,我也便成了机动兵。

在学校里,我们每天早晨七点半前会在校门口迎接可爱的孩子们,大手拉小手领着孩子走进教室。安顿好这些小主人后,有中文课就开始上课,没有中文课也要在自己代课的班级里陪护孩子,陪护孩子们到教室外喝水或者去厕所等。孩子们在学校吃饭我们要跟踪服务,年龄小不会自己吃饭的孩子还要老师喂饭。尤其是有的孩子因意外情况随时哭闹时,我们要想出特别的办法哄好他们……总之,从孩子到校到离校,我们必须贴身服务,我又成了名副其实的保姆。

除去每天的幼儿园中文教学和成人的中文培训,作为幼儿园老师的我,还必须具备排练节目的绝活。

学校每学期至少三次演出,每次演出中文节目都要两个以上,而且按缓慢的印尼速度,一般直到演出前两三周才能最终定夺这次要表演的是啥节目。国内纯粹语文教学出身的我,之前从未涉猎过音乐舞蹈教学,一下子接过这样的硬活,真有点猝不及防,心里七上八下的。

咬着牙撑着,把节奏,练动作,从中班的《小白兔》练起,到大班的《上学歌》、《唱唱跳跳学古诗》......虽然自己原先十分有限的艺术细胞已经沉睡多年,但是必须鼓起勇气、甩开臂膀干起来,最终都把每次的演出任务相对完美地扛过去了。从某种角度上,我竟然成了音乐舞蹈老师甚至节目导演。


这里的学校还定期到各大商场进行宣传演出,学校所有的宣传材料需要做成三语版的,也就是他们的印尼文宣传介绍需要翻译成中文。由于学校的领导与本地中文老师的中文水平毕竟有限,校长往往会把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我。我的印尼文水平特菜!怎么办?查字典、用软件,绞尽脑汁,常常花了两三个小时,几句话还理不顺。就这样艰难地坚持着,仔细琢磨,反复推敲,直到打印出来后,中文水平很牛的校董理事们审核通过才能算顺利完工。我这时又俨然成了菜鸟翻译家。

这里的华人华侨,他们的新闻主媒体之一是报纸。私人的重要事情以及机构的重大消息都会以报纸的形式向社会传达。举个例子吧,如果你有亲朋好友结婚了,你出点钱替他们在报纸上祝贺一下就可以了,吃饭时不用出份子钱了。

《千岛日报》就是享誉印尼的华文报纸,我们的校董之一就是该报社年逾八旬的老社长。我们学校学生数量虽然不多,但校董们办学心愿迫切,希望能经常看到有关我校的宣传报道。于是,中文老师又充当了学校的义务报道员,我们经常在下班以后或者节假日赶稿子,时不时向报社投稿。

学校的每件重要事情(新校区奠基仪式、校庆一周年、小学部落成仪式、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期中期末汇报演出等)都要刊登到报纸上,甚至每堂课、每间教室、每个学生都曾经多次上过报纸。我显然也成了高产写手。

外派在别人眼里也许是一份轻松的好差事,而现实中的我们往往需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能胜任好这份工作!

我们在国外的身份越来越转向多重化。中文老师、音乐老师、美术老师、舞蹈老师、幼儿保姆、义务报道员、中文图书管理员、民间外交官......

演绎多重角色,诠释大写外派!我们任重道远,定然毫不懈怠!

 

  • layer 置顶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