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教师之窗】他,还留守在海外

2020年06月15日 10:03:58 | 来源:省华教中心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江苏省扬州市外派教师    吴 斐

  疫情期间,他还留守在海外。微信家庭群里儿子对妈妈埋怨他爸的不是。   

  微信群里的,便是我,名叫吴斐,原是胥浦中学的一名教师2019年因集团化办学属于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初中校的编制。受省侨办外派,来到了印度尼西亚教授中文,来前,在外地工作的儿子极力反对。说什么:家里好好日子不过,跑外面遭罪,印尼多乱啊,排华反华倾向有多严重……儿子妈呢,虽不像儿子直白,却也颇多顾虑:要是家里水管电闸坏了……你血压高,腰椎盘突出,要是去那儿不适应……还是儿子他九十多岁的爷爷好:你放心地去吧,我都活这岁数了,即使有病也未必用得着上医院烦人了……    

吴斐老师(左二)指导学生罗小涵(左三)获得巴淡市第三届阅读比赛冠军 

吴斐老师和获奖学生罗小涵在一起

  是啊,家人的反对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校长动员时我却心血来潮似的递交申请。小时候,听说外国的月亮是圆的,我想去看看;长大了,我一直想找机会坐趟飞机;近来又听说每年去巴厘岛的中国游客多呢,那里景美;好像万隆还留下周恩来总理参加国际会议的身影……    

  2019年8月,我乘车来到浦东国际机场,坐上了飞机,那叫一个爽啊。你见过齐天大圣腾云驾雾那神气?从今天起我有点;你见过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大海?从今天起我见过。此时的我,岂止是烟花三月骑鹤下扬州,简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看尽长安花。再不想临行分别时,他爷爷那意恐迟迟归的眼神,他妈妈那闯关东”“走西口似的叮咛嘱咐。    

  十几个小时以后,飞机降落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第二天转机两个多小时降落在廖内群岛省巴淡岛的杭达纳姆机场来人把我接到了巴淡市启新三语学校这便是我支教的地方。    

  印尼别称千岛之国,其实大小岛屿有17500多个,好多岛,地图上都没有标注。巴淡岛是一个较大的岛,在印尼仅次于巴厘岛陆地面积715平方公里,现有人口100万左右,常住户籍人口57万。土地贫瘠,不适合农耕种作,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才有移民来这里集中居住生活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常年是高温灼热,暑气难耐四季无冬无春也无秋唯有夏天的干季和雨季。    

  有人爱把诗和远方并列。其实,诗并不就是远方远方有你意想不到的难。在家千般好,出门时时难来这里,首先给予我的:难以入睡。先看硬件——这床没腿没架也没板。那有啥?有的是泡沫垫子,三层泡沫垫子垒叠而成,够软和的,只是睡下去你爬不起来。再看软件——环境。暖,固然,还不是大碍因为房间里有只破空调哗啦哗啦地吹着大碍的是蚊虫多啊——嗡嗡嗡,在你身子上又是唱又是咬。爬起来,啪,一个拍死;再爬起,啪,又一个拍死蚊子开灯还能看见。可是这小蚂蚁小啊,比国内的小成百倍,你看不见它,叮得你更觉得疼……睡不着,真的睡不着。等你困得不行,迷糊起来这室内地上墙上,壁虎却吹起了嘹亮的歌声——在叫个不停你说你咋睡?天快亮了,壁虎累了,这伊斯兰教徒们的念经却开始了……    

  出门四件事:衣食住行。住宿睡觉难以入睡,还有吃饭是难以下咽。不是印尼的饭菜不好,而是不合我们的饮食习惯。由于土地贫瘠,绿色蔬菜是少之又少,即使有,价格不菲。常见的是鱼和鸡,做法是煎炸上前。色是金黄亮灿;多爱放咖喱辣椒等等调料;味,最让我苦不堪言。有种调料英文名Fish Sauce,中文叫鱼子酱,又叫鱼露,据说它的原产地还是福建海南一带,简直是奇臭无比,闻不堪闻。是由臭鱼烂虾酿制而成。印尼人还特喜欢…可是我?煎的炸的不爱,咖喱怪味不闻,辣的害怕。只好每天单挑蛋炒饭。它这炒饭油少蛋少,还不放葱,吃到嘴里顺滑不起来,总需要喝点水才能进食道。水,也是桶装水,不烧开水,用杯子接满,每人每天都带个杯子或者太空瓶子走到哪,拎到哪,喝到哪,依我看,一点点都不卫生。    

  衣服倒是省心不少,整天单衣薄衫,不用季节换衣。出行不行了,这里行人是靠左,他们的汽车方向盘和我们是相反的位置,方向盘在车头右边。所以你走路需特别留神,稍不留神就走了他们的反道。拧水龙头,紧螺丝都是反向的。还有电器插座的规格都和大中国不一样。我电脑电源变压器仅仅是线头断了,却因为规格不同没法焊接,更没法置换购买。    

  哎,生活中遇到诸多烦心事,有人问:你来这里后悔吗?后悔有用吗?如果能解决当下困难,我愿意试一次,问题是不能。那就别无选择,只能正确面对,努力寻求解决困难的路径并加以克服。不长时间,学校一位老师任期已满,校领导说他的床我可以用,房间清洁喷雾消毒后,睡觉问题有所改善好转了。吃饭呢,别怕。我挤时间自己做,行不?没有谁生来不遇到困难,悟空一路随唐僧取经,降妖除魔九九八十一难,方取得真经。朱镕基总理也曾发过誓言:为了改革,即使前面有万丈深渊,即使不幸摔得粉身碎骨,他也要义无返顾地走下去。 

吴斐老师(左四)指导学生陈宣燕(左三)获得巴淡市2019年听写比赛一等优秀奖

获奖学生陈宣燕奖状

  我来这里支教任务是初一、初二、初三年级9个班级的华文教学,周课时18节,还不包括早读辅导、竞赛辅导和一些必须参加的活动和会议。班级学生数虽然每班在20个左右,不比国内班级学生数多,但他们的教学重点在个体教学方面,追求每个学生的身心都要得到发展与进步。学生基础不一,要求不一,进度也不一样。你的教学点得落实在每个学生身上。他们是民办学校,每月缴费上学生源是学校发展的基石,学生和家长的满意度是学校的生命。每节课的教学点与教学容量大大超过我的心理预期。学生还往往因各种活动而缺课,落下所学内容,你还得抽时间去帮他补习。学生考试满分100分的试卷不能低于85分。如果低于85分,那得补考,一次不行,补考第二次乃至于三次四次,直到过85分最低线。学生们也很配合的,你忘了找他,他会抽空来找你补课。所以除了上课时间,其余时间不属于你老师个人。总有这男生那女生、这事那事需要你花时费力。有时身心疲惫怕做饭,也就啃两片面包嚼两片饼干,或者泡一袋方便面。    

  为啥这么拼呢?倒也不仅仅是因为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感召力,还有来自学生以及学生家长们求学华文强烈欲望的耳濡目染。来该校就学的学生,大都是华人后代,近的三代四代,远的承继了好多代。这些学生先人们当年和闯关东”“走西口一样的命运从广东福建沿海地区历经千险万难下南洋。他们是中华民族龙的种,无时无刻不思念他们的祖国他们的亲人,生怕不会说中国话,将来找不到家寻不到根。祖国强大,他们脸上灿烂。他们侨居印尼深受排华势力欺侮奴役,曾经发生过许多起大规模的排斥、屠杀、迫害华侨华人的惨剧。华校被迫停办三十年之久许多老一辈华人中贤明通达者眼看华文华语将被后人遗忘,急于恢复兴办华文华语学校可是停办三十年,人才断档,上哪儿去找华文教师?祖国深知印尼华人的苦难与需求,毅然决然地派我等支教教师前来援助帮扶。我们接受祖国的派送,肩负着传承祖国几千年传统文明的重任。这里的学生尽管上了小学六年,现在到了初中,可他们的华文名字还有不会写的,原先教他们的当地老师也不敢或没把握纠正你看我附图的许家銓”“杨嘉成”,他们都是祖辈们给起的华文名这些华裔先人们只能依稀记得远离祖国时认得的几个繁体字而已有的字记忆还模糊不清,甚至连校名都用上不规范的繁体字。    

  眼下新冠病毒肆虐,疫情严重。国外疫情防控就医远不如祖国,好多人为了避灾避难回到了家,可我不想回家。因为我的任期未满,更因为祖国交付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家人的牵挂与埋怨我完全理解,也深感愧疚。    诗人汪国真的诗句我们学着承受痛苦,学着把眼泪像珍珠一样收藏,把眼泪都贮存在成功的那一天流淌。    是的,儿子在微信群里埋怨牵挂的,仍留守在海外。 

  • layer 置顶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