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疫情“震中”的华人:物价上涨 收入减少

2021年12月01日 14:00:55 | 来源:中国侨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自11月24日南非宣布发现新型新冠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后,当地确诊病例迅速上升。南非知名传染病流行病学家萨利姆·阿卜杜勒·卡里姆博士11月29日警告称,“奥密克戎”可能会导致本周南非新冠确诊病例激增超1万例。

  对此,中国驻南非大使馆11月28日提醒广大旅南侨胞:高度重视防范新型新冠变异病毒“奥密克戎”,严格做好个人防护,尽量不前往人员密集场所,不参加大型聚集性活动。坚持非必要不旅行,尽量避免长途、特别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长途旅行。尚未接种疫苗人员,就近、尽快接种疫苗。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11月28日表示,如果新增确诊病例持续增加,南非未来几周内或将迎来第四波疫情。不过,拉马福萨当天表示,南非仍将保持最低封禁等级,即一级封禁等级不变。

  尽管如今南非国内似乎一如往常平静,但多国纷纷“闭门谢客”,针对南非及其他非洲地区国家实行旅行限制措施。

  南非当地真实状况究竟如何?当地人及华人群体对这次疫情反应如何?在病例持续攀升,该国防疫等级却仍维持不变的状况下,华人又将如何应对? 当地时间11月29日,一名在南非生活多年的中国人欧文(化名),向红星新闻讲述了新冠疫情之下当地华侨华人的现状。

  朋友圈有一些紧张情绪

  一起打球聚会的华人少了

  欧文告诉红星新闻,他已在南非工作生活快10年了。如今,一家人生活在本次“奥密克戎”毒株引发疫情的“震中”——南非经济首都约翰内斯堡。

  自上周南非通报了“奥密克戎”毒株出现后,从他身边的朋友圈来看,大家似乎还是有一些紧张情绪。“因为我们每个星期天会有很多人聚在一起打球,但是(过去的)这个周末,出来打球聚会的(华侨)华人就很少了,从这个情况看的话,绝大部分(华侨)华人还是挺紧张的。”他说道。

  据欧文介绍,约翰内斯堡所在的豪登省不仅是本次“奥密克戎”疫情的“震中”,也是此前南非第三波“德尔塔”疫情的中心。今年6月至9月,当地有很多人都感染了新冠,感染病例占了整个南非的绝大部分,死亡人数也很多。

  “因为这里是经济中心,人口相对比较多,传播非常快。11月初,我看到整个南非的感染只有几十人到几百人,到11月中旬之后,就升至了两三千。这说明奥密克戎病毒的传染性非常大。”他说道。

  欧文告诉红星新闻,他平时十分关注当地的疫情状况,每天都会上网查看相关信息。目前,他们一家人的打算就是做好防范,“消毒、洗手、戴口罩,尽量不去人多的地方,尽量没什么事不出门,少去超市,尽量通过网上购物。”除了做好必要的防护措施,欧文表示,他并没有特别紧张,“因为从每天通报的数据上看,这个新变种的致死率并不高,去年死亡人数才是可怕。我打过疫苗,所以没那么紧张。”他告诉红星新闻。

  华人较警觉当地人防范较弱

  带着保姆去打了疫苗

  欧文表示,新冠疫情暴发后,在南非生活的华侨华人,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有很多人不幸感染了新冠。“特别是在第三波德尔塔疫情,也就是今年的6月到8月,南非那时是冬季,很多华侨华人都感染了新冠。我身边最年轻感染者才20多岁。”他回忆说,“当时,有两个华裔女孩因为去开普敦参加大学毕业典礼被感染,回到家又传染给了家人,最后全家都确诊了,那两个女孩也因感染新冠过世。还有一些在开普敦做生意的,也感染新冠过世了,有的人才四十几岁,孩子只有五六岁大。”

  与当地华人群体的立刻警觉不同,南非当地人却对“奥密克戎”毒株的反应不一。

  欧文告诉红星新闻,这跟他们对于新冠病毒的看法有关,比如一些医护工作者或高知都觉得这个病毒很恐怖,所以防范措施做得比较好。相较之下,一些普通民众则没有那么强的防范意识,很多人甚至戴个布口罩就出门了。“我有时候出去购物,还看到很多人都不戴口罩的。或者口罩是罩着嘴巴露出鼻子的。”欧文介绍,南非有数百万的艾滋病患者,“整个国家对艾滋病都习以为常,所以他们觉得新冠病毒没有那么恐怖。”

  此外,当地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打疫苗,导致南非的接种率非常低。他以自己家的保姆举例说:“之前我家保姆也不愿意去打疫苗,还是我带她去打了第一针,后来她老公知道她打了疫苗还骂她。不过,最近好像她的态度有所改变了,前不久我问她打第二针没,她说已经去打了。”

  物价上涨收入减少

  回国机票基本抢不到

  除了感染新冠风险外,不少华人在当地的生活也受到了冲击。欧文表示,在疫情暴发前,他在当地从事旅游业,也兼职做一些翻译类的工作。自从疫情暴发后,明显感觉游客少了,商业、旅游方面的交流也少了,自己的收入也少了。

  “(对我们一家人)影响还是挺大的,现在南非这边的油价、菜价、肉价都在上涨,所以在生活支出这一块,(我们)也开始挑选一些性价比较高的超市去进行采购。”他说道。而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不少他认识的同行都已经转行了,“大部分就转去一些中资企业、华人企业工作上班,我自己也开始做一些别的事情。”他告诉红星新闻。

  此外,也有很多华人,特别是本身有疾病的、年纪大一些的都已经回国了。欧文表示,他也有回国的打算,“本来(我)打算要把小孩子送回国内,但孩子妈妈不愿意一家人分开”。不过,即便一家人决定回国,也并非说走就能走,因为最近几个月从南非回国的机票基本抢不到。

  欧文告诉红星新闻,自家孩子就读的当地幼儿园已经倒闭。当时,幼儿园园长和老师都感染了新冠,很多家长不敢把小孩送去幼儿园,生源少了,后来家长们就收到了幼儿园关门的通知。“这个幼儿园在当地很有名的,已经开了30多年,很多从那里出来的小孩都读大学了,有的已经结婚生子了,所以听说它倒闭的时候,很多当地人挺伤心。”

  • layer 置顶

    icon